天色渐晚,柳世璃看了看天色想起被阿睿破开以灵力为食的结界,本以为是阿睿记错了,烟火折才灭的那么快没想到这外面已经过了一日。
  方才阿睿虽然与那啸天猿打在了一起,却并未永多少时辰,现在这天色就已经渐暗。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所造的结界,几人感觉在里面不过几炷香的时间竟然过去了将近一日。难不成当真是九冥猫?
  “师尊,天色已晚,四师弟和其他弟子伤势也还没痊愈,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上一夜,明日在再寻其他弟子。”!
  柳世璃点头,众人随即各自安排生火,以及打些野味。作为师尊柳世璃也不必操心这些小事,随地打坐。
  等寒苏睿将考好的兔子腿递给她时已经入了深夜!
  方清倩看着被保护在袖湘怀中的猫儿有几分不解:
  “袖湘师姐!这山野到处都是兔子,山鸡,野猫,这兔子山鸡都考了,你为何偏偏留一只黑漆漆的野猫作甚?”
  倒不是想吃它,方清倩自小不喜欢猫,因为看着它们一双圆润的眼睛透着阴翳,叫她不寒而栗。
  她总觉得猫是一种阴森至极的动物。即便不是妖兽,也没有妖兽那么大的攻击力,她也不喜欢。
  “猫儿知恩!我曾流落街头时被它救过!”
  袖湘看着怀中的黑猫眼中一阵柔软。即便它们长得不一样,即便它们眼神不相同。可她还是看到了它的影子。
  这眼神从刚才到现在方清浅还是第一次看见。
  她虽然与袖湘师姐接触的不多,却一直觉得她有些冷清。可看到她看向这黑猫的神情,她却又察觉自己似乎想错了。
  方清倩虽然不知道袖湘在想什么,可柳世璃却依稀知晓些内情。倒不是她会观测人心。而是袖湘爱猫之举她在天梯中窥见了过首尾。
  虽不全面,却也能猜到全貌。
  袖湘之所以爱猫是因为六年前她沦落街头时,遇见过一只猫儿,当时小小的袖湘手中之剩下一个馒头,她却将手里较为软绵的馒头壤全给了那只猫儿吃了下去。
  后来那猫儿倒也争气,居然凭着袖湘喂食它的馒头顽强的活了下去。
  自那日起,它便去外面爪一只活鱼送给袖湘。袖湘也凭着猫儿为她带来的活鱼撑过了一阵子。每日袖湘吃鱼身鱼头,猫儿吃鱼内脏,鱼尾。
  那时候的袖湘虽然过得不好整日脸上都挂着笑容。
  可没想到好景不长,一日袖湘等了一阵日猫儿都未等回来。
  等在街巷的一处角落寻到它时她已经奄奄一息。这时她才知晓,她整日吃的鱼是猫儿偷了街角商贩摊上的鱼。
  后来商贩发现了有贼偷鱼就提前设好的陷阱等着偷鱼贼前来,果不其然叫他等到了。
  后来猫儿的下场自然可想而知。被摊贩活活打死。
  袖湘在街尾哭的凄厉无比,当时在天梯中柳世璃虽然心疼当时的袖湘,却只能踏入下一阶天梯。
  转身过后她不知袖湘是如何处理了那只猫儿,也许是埋了。
  可从五年前遇到袖湘至今她似乎再也没看见袖湘脸上再有她在天梯中看见的笑脸。
  袖湘想要留着猫儿,永呈泗自然不会制止,好在今晚打的猎物都够,也不在乎多养一只猫儿。
  难得遇到袖湘喜欢的东西,她喜欢就好。
  看着袖湘盯着猫儿,只是不停地将兔肉送入猫儿口中永呈泗转开话题道:“五师妹今日瞧着你从上船便对大师兄没有好脸色,就是因为大师兄修为一事吧!”
  “袖湘随即将猫儿和手中的兔肉放下不动神色道:“我没生气!”
  永呈泗看着袖湘恢复往日的冷清,看向寒苏睿的眼神也伶俐了几分,这才放下心来。
  见大家吃的差不多,永呈泗又起身收拾了一番,这才作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