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看到年宏斌已经----额,浇水?幽冥之火是水能浇灭的吗,稍稍微的愣怔了一下,才发现原来以及有好几个组员也都在用小量的--水-浇火,有些很快就熄灭了,有些却是如同火上浇油,将火给催促的越发的给燃烧大发了。

  青林看到是这样的情景,心理也是着急的,好在阿越已经回过神来了,并没有被那个女人给勾走心魂,于是才放心的立刻喊到“诶,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处男自己不清楚吗,自己生产不出童子尿不知道啊,何必害人害己呢,真是的,阿越啊,你看--额。”

  直到此刻青林才感觉到尴尬,因为自己怎么也算是一个女孩子吧,即便成天的混迹在男人堆了,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也还是一个女孩子了啊,哎呀,这可怎么办啊,她居然就这么毫无形象的当着阿越的面,将自己如此不顾及形象的一面给露出来了。

  脸颊顿时就羞的火烧了,而青林的担忧显然的多余的,即便不说江越是不是在意她的,就他们成天的混在一起,他还能不了解她啊,更何况江越貌似也没有多想,甚至是将她当成女孩子过,所以她这是多余的反应。

  而就在青林顶着如同猴屁股一般的脸的时候,江越已经听到女孩说的话,就反射性的开口道“他们拿的是童子尿啊。”

  话落利落的转身,嗯,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了,只是三十岁的大男人,还能生产出来童子尿吗,这真的让人质疑呢,不过这些不在江越思考范围,他所想的和关心的,是他身为这一次的古墓群安防最高指挥官,怎么可能坐视眼前有如此恶劣的事情发生,而不去采取行动。

  当然了,既然知道了童子尿能解了眼前的困局,那他肯定也是要有所行动的,好在即便他三十岁了,也一直洁身自好,无论外面如何传言,他也秉承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一直坚守着等待自己的另一半出现。

  而一边懊恼羞涩的青林,却是留心这江越的所有反应,在看到江越的行动后,错愕了一下,心立刻就悬了起来,双手都下意识的握紧了,但愿如同她想像的那般吧,那至少她还是有机会的,当然即便如此只是默默守候着,她也是愿意的。

  好在江越只是消失了一小会儿功夫,毕竟救火救命的大事啊,就看到了江越和其他前面已经做出了贡献的战士一般,提着一小袋水过来,只是到底救火事急啊,都不等江越过来帮忙动手,这里的局面就已经结束了。

  回来的江越看到如此情景,立刻悄无声息的将手里拎着的东西给处理了,然后淡定的走入人群,开始帮助那些已经受伤的人,当然他的行为也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也只有一直盯着他的青林看到了江越的这一系列行动。

  在江越离开后,她的眼光直接就落在了,那沙地上面已经快要看见痕迹的一滩水渍上面,心理却是已经狂喜不已了,眼珠也是滴溜溜的转个不停,果然是自己看上的男人,看看果然洁身自好啊。

  这里是尴尬也好,还是慌乱也罢,反正都已经不关张姒的事情了。

  此刻的张姒成功的利用无色界牌越过了那到前面阻拦自己的障碍,嗯,庆幸装逼成功,能让她顺利的进来了,前面阻挡自己的那到力量也再也没有出现,嗯,由此可以判断出来,无色界牌或许只是等级低了一点,对于进入这样的古墓应该还是有通行资格的吧。

  张姒如此想,脚步却是下意识的加快了,毕竟师父已经进来有一会了,她可没有忘记师父说的,要自己跟紧他的,只是这个老头啊,貌似关注度有些偏了啊,居然将徒弟都了,都不知道,所以进来古墓里面张姒就加快了脚步。

  她可不想因为她刚刚在外面耽误了时间,而耽误过去帮助师父,嗯,古墓她是第一次进来,属于完全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