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一支箭朝着不远处的兔子射去,在离兔子一寸左右箭落下,兔子受了惊撒开腿跑了。

        窈窈苦着脸说道:“怎么又跑了?”

        这都一个时辰了,中间不知道多少猎物从她手中逃了。咳,之前以为打猎很容易,没想到这般难。

        云祯轻声说道:“窈窈姐姐,打猎最忌心浮急躁。我们得保持冷静,这样才能射中猎物。”

        福哥儿跟沐晏跟他们不在一个方向,云祯则是主动提出跟着窈窈的,所以他们两人在一块。

        窈窈说道:“我已经很冷静了。”

        云祯可没觉得她冷静,每次猎物跑了都跺脚再念叨几句。不过他觉得挺有趣的,会念书玩乐也是一把好手的窈窈姐也有做不来的事了。

        窈窈想了下,说道:“阿祯,你准头比我好又有经验,要不我来拉弓你来射箭。说不准这样咱们还能猎到野物呢!”

        云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之前去秋猎虽射中了一只狍子跟两只兔子,那都是因为运气好。”

        窈窈却是说道:“运气其实也是实力的一种。我小姨父别人说他学问不好,乡试别人说他学问不扎实考不中举人,会试别人觉得他考不中贡士,结果他都考中了。反倒是他那个人人夸赞的弟弟,到现在也只是个举人。哦,不对,因为违法乱纪举人功名也被撸了。”

        所以说,运气真的很重要。

        云祯没在拒绝,说道:“窈窈姐姐,若是等会我没射中你不要怪我。”

        “怪你干嘛?要怪也怪我实力不够。”

        不远处的符景烯嘴角上扬。什么实力?沐晏因为以后要入行伍偶尔会练练箭,她跟福哥儿摸弓箭的机会很少。而且打猎跟训练时又截然不一样,射不中猎物很正常。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沐晏射中了两只兔子,至于福哥儿跟窈窈以及云祯都一无所获。

        符景烯看着垂头丧气的窈窈,笑着说道:“我头次上山打猎,也是一只猎物都没射中,后来有了经验每次都满载而归。”

        窈窈一听立即说道:“爹,那下个月咱们在来打猎吧?多来几次我们有经验了,就能打到猎物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若是有人带着你们来,爹自不会拦着。”

        狩猎不仅能提高箭术还能锻炼人的耐力,只要几个孩子愿意吃这个苦他自不会拦着的。

        沐晏眼睛一下亮了,说道:“姨父,那让我爹带我们来行吗?”

        出来游玩的话他爹会带了关朱珠儿姐弟几人来,可狩猎的话肯定不会带他们来,毕竟山中路不好走还会有危险。

        “可以,只要你爹同意。”

        沐晏觉得,他可以跟他爹好好谈谈。

        坐下以后啃着带着的春卷,窈窈很嫌弃地说道:“真难吃。”

        早上吃的时候还很美味,为此特意带上山来吃,却没想到冷下来味道会这般的差。

        符景烯闻言笑着说道:“当初皇后娘娘在桐城打战的时候,能有这个吃那就是人间美味了。”

        其实他完全可以让人做饭的但却没这般做,几个孩子都是含着金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